家长无奈睁只眼闭只眼,解题软件风靡

来源:http://www.tiLLsonburgredsox.com 作者:教育中心 人气:153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有些题只是给一个答案那哪成啊,那不就是让孩子应付作业嘛。而且这种答案的正确率谁来保证?有些答案说不定还是错的。”师大附中一位初三家长,近来得知孩子们在使用“解题

“有些题只是给一个答案那哪成啊,那不就是让孩子应付作业嘛。而且这种答案的正确率谁来保证?有些答案说不定还是错的。”师大附中一位初三家长,近来得知孩子们在使用“解题神器”,也表示对于这样的软件颇为担心,他表示对于学习态度端正的学生,这种软件其实没什么作用。

“问他作业”是由一家名为广州百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网游公司研发。该公司负责人称,在“问他作业”中,在线解答的学霸大多是注册用户,而在线老师主要是在学校或教辅机构教学的老师,公司会与他们签约。用户在线支付的费用均直接支付给老师本人,而不是开发公司。

这两天,家住团结中路的王女士觉得有点奇怪,今年上初二的儿子小豪在写暑假作业时,不时地要用手机拍试题。在她再三询问之下,小豪才道出实情,原来是使用一款手机软件“作业神器”,遇到不会的作业,就用手机拍下照片上传,在线就可以得到最佳答案。

北青报:很多学生拿这个来直接做作业,老师家长很担忧。

“这是抄作业的一种进化”

妈妈很生气,觉得孩子“糊弄家长,更是糊弄自己”

吕:老师都是各个学科的专业人士,这个正确率是有保障的。

20个学生13个用 日记都可代写

专家称“作业神器”有利有弊,应预防孩子产生依赖

吕:我们是鼓励学生了解解题过程,但确实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的初衷不是让学生只是获得一个答案。

在“问他作业”中可选择提问老师或提问学霸。选择提问老师,即可看到所有在线的教师及简介,但对老师们提问需要付费两元钱。提问学霸则免费,只要上传题目,便会有网友作答,答案被采纳后只需向对方支付虚拟币“问豆”。记者点击软件中的“排行榜”,发现最活跃的学霸“smile_紫华”已累计回答3583次提问,答案被采纳了1365次。

于是,每到儿子做作业时,王女士就把家里的路由器关闭,没有了WIFI信号,小豪终于老实了,不过之后遇到不会的题,就开始向王女士请教。“我当年学下的知识,到现在也忘得差不多了,孩子的一些问题根本解答不了。”王女士无奈地说,之后再看到小豪使用手机软件做作业,自己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能尽量控制,害怕他懒得思考,对这种软件产生依赖。”

北青报记者调查了解到,不少初中生长期使用“解题神器”。根据他们的经历介绍,多数试题十分钟内就能得到答案,又快又方便。有学生反映假期时,这些软件使用得尤为频繁,“放假了不好找同学或老师帮解题,大家就比较依赖这些软件”。初二学生扬扬表示。除了解答难题之需外,也有学生利用“解题神器”速成作业。高二学生钟同学表示自己多年使用这些解题应用来快速完成作业,“有时实在懒得做题,把题干脆往软件或网站上一输入,就有答案了。”

记者下载了5款解题软件,发现每款软件均有解答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各学科题目的功能

王女士说,小豪今年14岁,平时在班里学习成绩中等,做暑假作业时总会向王女士借手机,说是要用手机上的计算器。“起初我并没有当回事,后来发现他做作业时,不停地用手机拍试题,才发现他竟然用手机上的软件,就能知道暑假作业的答案,那不是在抄作业吗?”王女士看着自己手机上安装的软件,对儿子“投机取巧”的行为非常生气,她觉得小豪是在糊弄家长,更是在糊弄自己。

“我们只是一个工具”

虽然社会上对于这些答题软件争议颇多,但“问他作业”“作业神器”的开发商均对记者表示,开发之初就已预料到会有争议,但软件定位只是“辅导工具”。

昨日下午,记者通过手机搜索发现,做作业软件种类有很多,虽然名字不同,下载量不等,但在介绍中都表示可以帮助解答小学到高中所有科目的题。

北青报记者发现,除了标榜“无题不能”之外,每一款“解题神器”的使用都极其便捷,除了在应用中打字输入试题,还可以通过拍照甚至语音的形式上传问题,一旦有了答案,软件马上提供即时的消息推送。在不少“解题神器”的主页上,几乎每分钟都有学生将拍摄的题目上传。此外,还有一种“搜题”方式,即学生一旦输入试题,软件可自行进行试题匹配,得出答案。在一款“解题神器”中,记者发现几个小时内的试题,多数都已有答案,且有各种版本可以点击查看,有些答案快到1分钟内出现。

在“问他作业”,选择提问老师,需要付费两元钱;提问学霸,答案采纳后只需向对方支付虚拟币“问豆”。

:2014-08-11 10:46:00

吕:我们一直在做儿童游戏,对于学生用户的心理很了解,调研时发现学生用户对于线上作业的问答,有很强的需求。现在小朋友做作业经常到深夜,而且还不一定能做完,有些作业还挺难的,家长都不一定能帮助完成。所以我们在想,除了提供娱乐外,能不能帮孩子们做些其他事情。当然,我们也想看看在线教育是否有发展的可能。

“即便软件开发商标榜“启发、教育”的目的,但到了学生手中,就只能让学生产生功利的想法,用浮躁的心态去对待作业。”

“孩子第一次使用做作业软件,可能真的是为了解决学习难题,但是慢慢地可能会产生一定的依赖心理。”从事多年教育工作的老教师吕明说,这种软件有利有弊,学生或许可能通过做作业软件明晰解题思路,但是如果孩子自控能力差,就要谨慎使用手机做作业软件,否则产生惰性,看到难题或者不会做的试题,自己不愿意思考而纯粹靠抄写答案来应付。作为家长和老师也要正确引导,避免孩子对其产生依赖。

北青报记者调查了解了多款“解题神器”的幕后运营商,背景各异,大多非教育行家出身。有的软件出自大型互联网公司之手,如“作业帮”由“百度知道”研发;有的则由线上游戏公司开发,如“问他作业”出自儿童线上游戏运营商;还有的幕后老板出身体育教学领域。对于“解题神器”的开发,这些公司多表示看重“在线教育”的学生市场。一家公司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去年年底时在线解题软件出现“井喷”,虽然学生并非主力消费群体,但考虑到家长[微博]对孩子教育的大成本投入,他们认为学生市场大有可为。部分运营商表示目前主要靠“悬赏金”营利,但在学生客户群稳定后还将通过广告和相关品牌来营利。

“作业神器”有多火?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在成都市区内对20名初、高中生进行随机采访,13名学生表示曾使用过这类软件。

北青报:但你们有没有监控这样的情况?有学生确实把它作为应付作业的手段。

根据后台监测,“作业神器”软件的使用高峰期和新增用户高峰期均在每晚上6点到10点。周六、日两天,全天使用量都较高。

对话人:广州百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 吕女士

谁在问题?

如此火爆的“解题神器”究竟神在哪?记者随机下载了五款“解题神器”试用,发现每一款神器都标榜可以解答小学一年级到高三年级各个科目的题目,下载人数较多的“问他作业”打出广告:“涵盖100万道题目100个老师在线回答问题覆盖600个知识点”。

“我相信孩子们总是有很多方法能找到答案,我们不是唯一途径。”“作业神器”开发商陈总称,这款软件只是让孩子节省找到答案的时间成本,然后提供一个解题的全面步骤和思路给学生参考,“就像个字典一样,只是个工具。”。

吕:我们只是作为一个工具,会达到什么使用效果,还是要看学生自己。当然,作为工具的研发者,我们还是想尽量引导向好的方向发展。记者 林艳 学通社 记者 李清 匡辰 钟楚萱 张砚霖

昨日,记者联系到“问他作业”“作业神器”以及“爱辅导”三款解题软件的开发公司。三家公司相关负责人均表示,自家产品正处于用户增长期,需求量持续增长。

北青报:解题的正确性如何保证?

软件开发商:这只是个工具

观点

声音

一款较为火爆的解题神器——“问他作业”,进入应用主页后,页面上显示“我要提问”的指示图标,点击进入后,有两个“提问方式”供选择,一为“向学霸提问”,二为“向老师提问”,记者点选了“向老师提问”,上面注明需“付费”,记者注册并充值后进入正式提问页面,需填写“选择年级和学科”后,“上传图片或输入问题”。记者随机拍了一道初二物理“力学”试题上传,5分钟后一位标注为“问他高级教师”的孔老师给了答案,答案中没有任何解析说明。记者随后点了回复,提问“为什么?”孔老师2分钟后回复,“这是基本的物理概念啊,你从书本可以看到的,二力合成在同一直线上就是相加啊。”整个解题结束后,系统提醒“是否采纳答案”,点击“采纳”后,扣除了2个问豆,即2块钱。

软件

北青报记者随机采访了不同科目的几位中学教师,他们多表示不支持这样的软件应用,认为多数学生不能正确对待“解题神器”,这样的软件无异于帮助学生应付作业,成为“作业合成器”。一位初二物理教师表示,如果这些工具可以保证为学生提供完整的解析思路,是非常有益的,但目前没有人监控答案的具体呈现方式,因此不排除学生纯粹抄答案的风险,他不建议学生使用,“有问题可以随时微信我,我也可以帮大家解题啊。”

提问

北青报:软件中有在线解答老师,从哪聘请的?

文文的同学陈茜也称,自己遇到难题时拍照上传“作业神器”。不仅数学题,陈茜连作文、日记甚至检讨书都会依赖“作业神器”。她称,有次提问“上课听歌,罚写500字检讨”,结果5分钟不到就有人发了长长的检讨文。之后,陈茜便将每周交一次的日记也交给“神器”中的学霸来写,果然次次都有“靠谱人士”的回复。

对话

成都十七中初三女生文文告诉记者,初一、初二时,她和好朋友会在微博中分享各自的作业题答案,“一人答,多人抄”。自从上学期下载了“作业神器”后,大家都将阵地从微博转移到了“神器”上,“拍个照片就有人给答案,方便,而且准确率高。”不过,文文通常会提问“学霸”而不是老师,“问老师要付费,不划算。”

在学生圈中知名度很高的“问他作业”,由广州百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目前已有23万次下载率。

“问他作业”的负责人则表示,为避免学生投机取巧,软件平台对用户提问次数做了限制,每天只能3次,“例如提问一整张试卷,或者在极短时间内,提问大量的题目,都不能通过审核。”

北青报:你们公司怎么想到要推一款“解题”软件?

谁在答题?

“作业如此之难,叫人意乱心烦。快上嗒嗒作业,学霸学神帮你忙”,在一个软件商城里,记者搜索“作业”二字,一堆“解题神器”涌现,纷纷打着帮助学生完成作业的广告标语,部分应用的下载频次已破百万。

“学生怕什么?一怕考试、二怕作业!答题利器……学霸学渣共同的乐园!”这是一款名叫“爱考拉”的“中小学生作业神器”在软件介绍中打出的标语。

“在线教师”多为大学生 2块钱做一道题

大学生学霸 解一题收入7毛钱

老师家长担心学生不做作业

“如果我知道有这个‘神器’,肯定不会让他用。”成都十七中的学生家长卢女士认为,用软件解题做作业,无异于抄答案。但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林婷的家长林海波自己也下载了“问他作业”,甚至还会用付费功能“提问老师”,以求标准答案。“我从来不让孩子用,但她放假在家做题时,我会用这款软件来检查。”

吕:我们团队有专门聘老师来做支持的,专门在线解答问题。有一些是广州学校里的老师,但是他们也会研究和学习全国各地版本的试题。

问老师付费两元 问学霸免费

北青报记者发现,“解题神器”虽涵盖各个科目,但在各个提问页面上提问最多的为理科试题,数学、物理题尤多。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随机采访成都市区内初、高中学生共20名,其中,知道“作业神器”的学生有18人,用过解题软件的学生有13人。

“问他作业”、“作业神器”、“作业帮”、“快作业”、“作业宝”、“魔方格”……近来一种新的手机应用软件风靡校园,被学生们称为“解题神器”。只要将作业试题上传到“解题神器”,几分钟后就有“老师”、“学霸”给你答案,帮你“完成作业”。北青报记者调查了解到,“解题神器”以解答中小学各科题目为产品诉求,将全国各地学生收纳其中,解题最快速度可以达到“秒回”。不少学生表示“解题神器”纯粹为了抄抄答案,完成作业。

成都商报记者对市区内5名中小学老师及5名中学家长[微博]进行采访,其中,5名老师均表示不知道解题软件,家长中则有3名表示并未听说过解题软件。而记者采访的使用“作业神器”的13名学生中,有9名表示,自己的家长并不知道这类软件,“也不敢告诉爸妈。”

“解题神器”运营商瞄准学生市场

手机点开“问他作业”软件的问答页面,记者看到几乎每秒钟都有新的问题上传,大多数问题下都附有一个或多个解答。记者注册后发布提问“‘骙骙’怎么读?”。不到一分钟,便有一名“学霸”给出作答,还附上了词语的解释。记者昨晚7点钟浏览该软件提问页面的前一百个问题,发现满屏几乎全是数学题,提问者以小学生、初中生居多,高中提问用户仅有2人。

“解题神器”究竟由谁答题?记者了解到,一类是由学生间的互助解答,另一类则是由“在线教师”来答题,而不少“在线教师”实为大学生。解题并非无偿,在“解题神器”中,需要用“问豆”、“悬赏金”之类的线上交易筹码,如“嗒嗒作业”的“悬赏金”价格为,6块钱60个金币,不少学生拿出几百到几千的“悬赏金”为求一道题的答案,也有学生先通过替别人答题先挣得“悬赏金”后,再来提问。

由于成都市大多中小学禁止学生在校园中使用手机,5名老师均表示,没有见过学生使用“作业神器”。但老师们均表达了“不支持使用软件答题”的态度。

“解题神器”无题不能 试题“秒传秒回”

学生上传作业 学霸出面回复

图片 1学生在线付费获作业答案

解题

调查

这些活跃的答题学霸是什么人?记者在线与10位进行答题的学霸交流,8人表示自己是在校大学生。其中名叫“小洁学姐”的学霸告诉记者,自己是专门在软件上答题的大学生,答案被采纳一次,能得到7毛钱收益。这7毛钱由谁支付?“小洁学姐”并未透露。

做作业时,解不出枯燥的物理题、看不懂复杂的几何图怎么办?越来越多的学生在手机上找到了“在线坐等答案”的诀窍。

近日,一类专为中小学生解题的手机软件在学生中风靡起来,“问他作业”“作业帮”“爱辅导”“作业神器”等。下载这些“神器”后,学生只要将作业题用文字或照片形式上传,马上就会有人在题目下“抢答”。

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初中部的郭欢老师称,只要有答案,学生在做题时就会产生依赖感,思路得不到锻炼,使用软件答题其实是抄作业的一种进化。“即便软件开发商标榜“启发、教育”的目的,但到了学生手中,就只能让学生产生功利的想法,用浮躁的心态去对待作业。”记者 王垚

在手机软件商城中搜索“作业”二字,马上会有一连串解题软件显示出来。按下载量排序,最火的一款名叫“问他作业”,其次是“作业帮”“爱辅导”“爱考拉”“作业神器”等。记者将这五款软件通通下载,发现每款软件均有解答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各学科题目的功能。

小学生、初中生 满屏多为数学题

成都用户量 全国排第六

软件“爱辅导”是名为“爱辅导”的远程教育机构研发的手机客户端。其相关负责人称,成都范围内该软件的注册用户在3万上下。软件“作业神器”则是一家名为“希望谷”的教育社交类网络公司开发,负责人陈总告诉记者,目前该软件全国有超过20万用户,每天的搜索量都在50万到80万之间。其中四川用户在15000人左右,截至昨日,来自成都地区IP的用户数量达3472人。在所有城市中,成都用户量的排名约在第6名,而用户最活跃的地区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

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初中部的郭欢老师称,只要有答案,学生在做题时就会产生依赖感,思路得不到锻炼,使用软件答题其实是抄作业的一种进化。

解题软件,答案从何而来?成都商报记者体验软件发现,“问他作业”“作业帮”“爱考拉”等都是以网友互动解题为主的社交类软件;“作业神器”的解题答案全部“来源于互联网”;“爱辅导”则是专职老师负责线上答题。

本文由网投导航发布于教育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家长无奈睁只眼闭只眼,解题软件风靡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