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水库溺亡家长索取赔偿,总管须为溺亡喜剧

来源:http://www.tiLLsonburgredsox.com 作者:教育平台 人气:55 发布时间:2019-10-03
摘要: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家长课堂:10句话最伤害孩子做事的积极性 南京高中新生军训嫌累报警 教官哭笑不得 怎么和孩子说死亡 孩子常发

图片 1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图片 2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图片 3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 家长课堂:10句话最伤害孩子做事的积极性
  • 南京高中新生军训嫌累报警 教官哭笑不得
  • 怎么和孩子说死亡 孩子常发怒的5种可能
  • 初三制定适合自己的学习计划必知十点(图)
  • 中考宝贵经验11条 如何理清中考数学
  • 2015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 报名表
  • 家长必读:孩子胆小原来是父母“逼”的
  • 小学入学报名前夜 家长通宵排队吃烤串
  • 如何让孩子爱学习 让孩子从小学会管自己
  • 初中三年你的学习规律养成了吗?(图)
  • 最实用的十大高效复习法 英语学习技巧
  • 2015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 报名表
  • 家长必读:孩子胆小原来是父母“逼”的
  • 小学入学报名前夜 家长通宵排队吃烤串
  • 如何让孩子爱学习 让孩子从小学会管自己
  • 初中三年你的学习规律养成了吗?(图)
  • 最实用的十大高效复习法 英语学习技巧
  • 2015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 报名表

图片 45个孩子不幸消逝在水库中,让人惋惜! 家属供图

新闻引子5名小学生在自来水公司的饮用水源水库中不幸溺亡,其中两人的父母将水务局和自来水公司告上法庭,索赔死亡赔偿金等共48万余元。被告认为是家长[微博]未尽到监护义务,反诉索赔水源地的“尸体污染费”。

云南省个旧市5名小学生在水库中不幸溺亡,其中遇难两兄弟的父母一纸诉状将水库管理使用方——当地水务局和自来水公司告上法庭,索赔死亡赔偿金。被告则认为,他们已在水库边设立禁止游泳标识牌,是家长[微博]未尽到监护义务才致孩子溺亡。而且事发水库为饮用水源地,溺水事件发生后,在水质处理上给自来水公司带来损失。于是提起反诉,索赔“尸体污染费”。(8月17日云南网)

5名小学生在水库中不幸溺亡,其中遇难两兄弟的父母一纸诉状将水库管理使用方——当地水务局和自来水公司告上法庭,索赔死亡赔偿金。

溺亡者亲人与水塘、水库或河流管理使用方对簿公堂,索赔死亡赔偿金,或反索“尸体污染费”,着实罕见。

每逢暑假,类似的溺亡悲剧总要在各地反复上演。只是这次,被告方没有选择沉默,而是祭出了闻所未闻的“尸体污染费”。不过,被告方此举未必是真的在乎这不到一万元的费用,恐怕也没有奢望真能收到这“带血的污染费”,其反诉的真正意图,多半是为了冲抵对方的死亡赔偿金要求——于法于理,我无责;于法于理,你该赔!

被告则认为,他们已在水库边设立禁止游泳标识牌,是家长[微博]未尽到监护义务才致孩子溺亡。而且事发水库为饮用水源地,溺水事件发生后,在水质处理上给自来水公司带来损失。于是提起反诉,索赔“尸体污染费”。

在我看来,对这起溺亡事故,首要之责在监护人。他们对孩子缺乏有效监管,致使孩子的行动常常处在失控失管状态,天马行空,来去自由,随时面临着成长风险和安全隐患。尤其是,他们自身缺乏文化知识和安全意识,对孩子更缺乏安全教育,也缺乏游泳技能培养训练,孩子对危险的判断识别能力差,哪里知道那些表面平静的水域,极有可能变得面目狰狞、残酷无情?

设置了禁止游泳的安全警示牌,并派专人每日巡查,加上水库面积很大,无法加装隔离栏与防护网,应当说水库管理方已经尽到了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无需承担法律责任。从过去的多数判例来看,若是成年人游泳溺亡,自身承担全部责任;未成年人溺亡,监护人承担主要责任。至于有些人提出的还应当设置专门的救援人员以防不测,不仅不现实,而且近乎荒谬——莫非禁止游泳的水库也要建设得如游泳场一般?那岂不是会吸引更多人来野泳?

事发

在这种情况下,家长一纸诉状将水库管理使用方告上法庭,索赔死亡赔偿金等等,似乎有推卸自身的监管失职之嫌。何况该水库是一处饮用水源地,按照饮用水源地的相关管理规定,禁止游泳等在内的一切可能污染水质的活动。家长痛失爱子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是非曲直也不可罔顾。水是人类的生命之源,饮用水安全无小事。当人们纷纷将饮用水源地当作“公共泳池”,公共利益岂非不保?

法律就是法律,不以人情为重,即使“溺死白溺”的结果看起来有些冷血。与成人不同,未成年人尤其是不满12岁的儿童,在预判危险和控制行为方面的能力不足,这就需要监护人切实履行其教育和看护的责任,使其知晓风险、得到保护。倘若做不到且产生严重后果,理应受到责任追究,而不仅是经受丧子之痛这么简单。须知,监护人是个法律概念,孩子的生命并不属于父母,他们意外死亡后在追究责任时,不能总是因父母之名而一再姑息。反之,当监护人在日常被发现无法尽到监护责任甚至有虐待未成年人的现象时,如果罚款、监禁甚至剥夺监护资格等处罚能够及时跟上,也会有力地避免造成更大的灾难。

5名小学生 在水库中溺水身亡

当然我这么说,并非赞同水库管理使用方向溺亡者索赔“尸体污染费”。对这起溺亡事故,水库管理使用方也应负次要责任。从报道看,那家自来水公司在水库边设立了禁止游泳标识牌,但是,既然水库是饮用水源地,为何不像对待高速路那样,把水库用围栏围起来?安排专人巡逻了吗?饮用水源地的保护级别应高于一般水域,比如专人巡查保护、装上智能监控设备,群体性游泳就能及时发现。

这么说当然更加冷血。尤其是考虑到农村的很多年轻夫妻常年在外打工,监护责任几乎全部转嫁给父辈,加上很多乡镇缺乏低廉和公益的少年娱乐场所,所以仅靠家庭教育还远远不够。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理应弥补这一缺口,慈善公益团体也应及时跟进,甚至政府部门和水域管理方还有必要使用一些“暑期全天守护”之类的笨办法,共同避免溺亡悲剧的发生。

33岁的李倮木是红河元阳人。几年前,他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来到个旧打工。为了方便孩子上学,他特意将房子租在个旧红旗小学对面。

从法规看,索赔“尸体污染费”或许没错。比如其它一些国家,污染饮用水源都要被罚“水体污染费”。虽然溺亡事发后,那家自来水公司对水质进行多次消毒处理,虽然尸体和打捞尸体会给水质带来影响。但毕竟水库方也有失职,何况我们的传统观念是“死者为大”。对这起溺亡事故引发的官司,是一次观察执法水平的良机:情与法如何交融,如何让人信服并从悲剧中取得能让社会进步的效果,值得期待。

无论如何,主要责任方必须行动起来,否则一切皆空。当下而言,监护人的责任追究必须明确,并要真的承担法律后果。毕竟,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人情在其面前实在太过苍白。

今年6月22日17时,平时李家兄弟应该回家吃饭了,可又过去一两个小时,两个孩子还是没有回家。李倮木夫妻担心孩子有危险,就锁上大门去找孩子。

(四川 何勇海)

文/宋鹏伟

寻找途中,夫妻俩从他人那里得知,孩子可能去学校附近的水库游泳了。于是他们便往水库处去找。

在离学校1公里处的杨家田水库边,看到儿子同学的一辆自行车,沿水库继续前行,在自行车前方20米处草丛中,见到了孩子的衣服和裤子,却不见孩子的身影。“孩子究竟去哪儿了?”夫妻俩不敢再往下想,顿时眼泪就流了下来。

据个旧市政府新闻办6月23日通报,22日晚,搜寻人员在杨家田水库边找到3名学生的衣服和2名学生的电动车。23日18时50分,搜救人员在该水库打捞起5具尸体。经家属辨认,正是失踪的5名孩子,马某、普某、张某和李家兄弟俩。

后经了解,5名孩子都是红旗小学的学生。通报中,5名小学生的死亡原因为“溺水死亡”。

起诉

李家兄弟父母:自来水公司得赔死亡赔偿金

李倮木说,后来他了解,事发当天,其实有8个孩子一起去水库边玩,孩子究竟是游泳还是失足溺水,目前仍没有一个准确说法。“5个孩子都是男孩,涉及4个家庭。我家两个娃娃,大的9岁,是红旗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小的8岁,是红旗小学一年级的学生。”

“政府给每个孩子3万元补贴。目前,我家一分钱都没要!”李倮木说,他找水库管理方——个旧市自来水公司协商,也没得到满意答复。于是就将个旧市自来水公司和市水务局告上法庭,索赔死亡赔偿金等共48万余元。

李家人认为,杨家田水库在个旧市郊区,周边人员多,与学校只有一路之隔,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两被告作为水库的管理者和使用者,没尽到合理的 安全保障义务,未设置警示标识、未采取防护措施,虽有人员管理,但对孩子戏水、游泳的行为未制止。事故发生后,也未及时发现,耽误了抢救时机。最终造成孩子遇难。“两被告应为遇难孩子埋单。”

反诉

自来水公司:遇难者家属要赔水体污染费

开庭的前两天,李倮木突然接到通知称,个旧市自来水公司向法院提起反诉,索赔“尸体污染费”8900多元。

为何向遇难者家属索赔“尸体污染费”?在该公司反诉状上的理由是,李倮木作为其中两名孩子的监护人,没尽到监护义务,致两未成年人违反法律 的禁止性规定,擅自在个旧市饮用水源地的杨家田水库戏水,不幸身亡。该水库作为饮用水源地,国家法律明文规定禁止游泳等在内的一切可能污染水质活动。

反诉人称,他们在水库的醒目位置作出了相关管理公示、禁止游泳公告和标识等,并安排专人每日巡查。

反诉状中称,有网友事发后一周都不敢喝水,还要求被反诉人赔偿。甚至有市民质疑水库供水安全问题,要求自来水公司对水库的水进行弃水处理。 事发后,该公司对水质进行了长达4天的消毒处理,并从6月28日到7月31日进行了弃水处理。两未成年人的行为影响了个旧市的正常供水秩序和供水利益。被 反诉人作为两名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应承担这部分损失。

反诉人称,之所以这样做,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类似人身伤亡悲剧再次发生。

庭审

水体污染费该不该赔成焦点

8月14日,该案在个旧市法院开庭审理。

针对死者家属提出的赔偿问题,自来水公司认为,他们在水库边设立了禁止游泳标识牌。是家长未尽到监护义务,他们没有责任。水务局也称,涉事水库不属于他们管理,所以不应承担责任。

自来水公司提出的“尸体污染费”成为庭审的一个焦点。反诉方坚持反诉状中的理由。而原告方代理律师北京大晨(昆明)律师事务所胡律师认为, 他们并不否认溺水事件发生后,尸体和打捞尸体都给水质带来影响,也给被告方带来了实质性经济损失。但法律遵循的原则是公平正义,自来水公司的诉讼请求违背 了法律的公序良俗原则。另外,这样的诉请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该案未当庭宣判。(记者 熊波)

本文由网投导航发布于教育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子女水库溺亡家长索取赔偿,总管须为溺亡喜剧

关键词:

最火资讯